郑金贵:人生在勤,不索何获

发布者:发布时间:2024-03-19浏览次数:17

        他长期深入教学、科研一线,身体力行,是青年人学习的楷模;他提出“矩形原理”,号召一代代年轻人为共和国努力前行,并因此荣获“高等教育国家级教学成果奖”;他视事业如生命,爱校如家,敬业奉献,令人崇敬;他是全国劳模,国家技术发明奖、国家科技进步奖获得者,共和国同龄人……他就是福建农林大学原校长郑金贵,退休后依然奋战在科研一线。谈起70多年的人生岁月,他深情地说:“把国家的需要内化为个人兴趣而持续努力,既利国,又利己!

大山里的大学生

        1949年10月,郑金贵生于永春县东里村一户农家,父母目不识丁,但希望儿子成才,将来能比黄金更宝贵。郑金贵出生后不久,他的父亲下南洋闯荡。然而,谁能料到,父亲竟一去无回,留下多病的母亲独自拉扯他长大。

        新中国成立初期,郑金贵进入学校读书,结束了祖祖辈辈都是文盲的历史。当他第一次获得两支“带有橡皮擦的铅笔”的奖励时,“努力”的种子就在他幼小的心里扎根发芽。中学期间,他到离家10多公里的学校读书,每个周末步行回家备齐下一周所需的地瓜、萝卜干、咸菜和糙米。三年困难时期,努力学习的他多次获得粗粮补助,从而度过那段最难熬的日子。

        在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浪潮中,郑金贵响应国家号召,开展农业科学实验,一头扎进作物引种育种研究。每当看到报纸上刊登水稻丰收的信息,他都满怀诚意地致信对方索要种子,并随信附上8分钱邮资和一个保护种子不易受挤压、写上回寄地址的牛皮纸信封。在这样的诚意面前,很难有人不为所动,他的信件陆续得到回应,各地良种纷至沓来。
        1972年6月15日,《福建日报》以《种子迷》为题报道了郑金贵的事迹:他先后从4省8个县的良种单位引进十几种良种,进行培育试验。有时,为了得到良种,要跋山涉水几十公里,他培育的良种对所在大队粮食生产连年丰收起到了很好的作用。

        当年,郑金贵被推荐担任大队团支部书记和共青团永春县委委员,入了党。同年,23岁的他进入福建农学院学习,成为一名大学生。

矢志不渝为“三农”

        入了党,上了大学,郑金贵更加努力学习,被选为班长、学生党支部书记,他的实习论文《麦茬早稻高产栽培经验
总结》,以班级的名义刊登在当时福建省唯一的农业杂志《福建农业科技》上,是当时全校学生中的唯一。毕业分配到福建省农科院搞科研工作,郑金贵一如既往“努力工作和学习”,卧室、工作室的墙壁上,甚至手臂上都写满英语单词,把零碎的时间拼接,弥补“文革”中耽误的外语学习。1978年,他又成为改革开放后的第一届研究生。
        1991年,已是福建省农科院副院长的郑金贵服从组织安排带队到南平地区工作一年。当年11月19日的《闽北报》以《泥腿子院长》为题记载了郑金贵的“努力”:“作为地区社教的总带队人,郑金贵工作十分繁忙。在镇农技站基地,他不仅进行技术指导,还亲自下田插秧;在徐洋村,他与农民一道挥镰收割;在畜牧场,他冒雨带领社教队员种草;在水井窠,他顶着烈日上山种茶;在鸠洋粮区,他与农技员、农民一道紧张治虫。”

行政科研双肩挑

        1998年8月,49岁的郑金贵出任福建农业大学(后与福建林学院合并为福建农林大学)校长。此后,他一直肩负着行政、科研的双重责任。有人问他,如何兼顾?他说:“每天8小时是校长时间,5天工作日就有40小时;每个工作日再挤出4小时做科研,加上周末两天各8小时,就是36小时。”

        在这“挤”出来的时间里,他继续进行着水稻育种研究。郑金贵主导的“谷秆两用稻的选育及其秸秆高效利用技术”项目获得2006 年度国家技术发明奖二等奖,这是该年度全国水稻研究领域唯一获得国家技术发明奖的项目。
        作为一所普通的农林高校,福建农林大学如何在高校改革中脱颖而出?他认为,不管是治学,还是治校,有特色、有亮点、有创新,才有成绩。福建农林大学校内有一个集教学、科研、科普和运动等功能于一体的“中华名特优植物园”。这块占地7万多平方米的教学基地依据中国地图形状而建,按全国各省、区、市的面积比例划分园区,分别种植各地名特优植物。据介绍,园内育有一种具有高EGCG(一种抗癌化学成分)的茶树良种,茶中的EGCG可以诱导癌细胞**。这是郑金贵带领的功能食品团队在国家支撑计划项目中精心选育的13 个优良品种之一。2018年3月,科技部专家组认定,这一成果是食物防瘤防癌研究中取得的重要阶段性进展。

        “国家没有忘记我们这些努力奋进的人。”郑金贵说。2015年,他受邀赴北京参加阅兵观礼;2019年,他又作为高级专家受邀到北戴河休假。

        如今,年逾古稀的郑金贵已卸任福建农林大学校长多年。对别人而言,退休或许意味着放下手中的工作,享受清闲安逸的晚年生活。但在郑金贵眼中,退休开始了新阶段,将精力尽情投入科研。他依然像过去一样,有着一股勇于创新、不懈奋斗的劲头,一直拼搏在奋进的征途中。


来源:福建老年报2020-07-02